首页 »

都市农夫 | 明明是外企白领,他们为何结伴下乡种粮卖粮?

2019/9/11 17:34:43

都市农夫 | 明明是外企白领,他们为何结伴下乡种粮卖粮?

 

“今天,带儿子和他妈去五常看稻田出米……”几天前,王健一大早就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儿子在浦东机场等飞机的照片,并取题为《儿子去哪儿》。

 

当天晚上7点多,他们一家已经到了哈尔滨五常市东兴村,与合作社里的当地农户围坐一桌吃晚饭。而此后几天,小男孩在农田里捡稻穗、搬稻草、掰玉米、拔萝卜的一张张照片,赢得了朋友圈好友们满屏满屏的点赞和评论。

 

去健身房锻炼是王健工作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王健自嘲说:“哥曾经也是块小鲜肉,虽然现在奔四了,但至少不能变成肥肉”,

 

王健是上海一位外企白领,从事某知名品牌相机的营销工作。而他们一家去的东北农村,有着他和好友们合伙经营的粮食合作社,种植规模已经达到了1500亩。其中一位好友王树全,还辞去了工程师的体面工作,专心在那里当起了种粮的农民。

 

眼下,他们种植的稻米已进入收获期。与此同时,他们在网上尝试一个众筹项目,也意外地“喜获丰收”:原本只想众筹5000元,买一套网络直播设备,让品尝大米的顾客能亲眼看到古法种植的全过程,但没想到短短二十天内,竟吸引了160多位支持者,众筹资金超过了10万元!

 

“真没想到,我们原本只想让亲朋好友吃到好的东西,结果却受到了这么多城市消费者的信任和喜爱。”王健和王树全不约而同地表示感叹。

 

下地和农民们一起割麦,王健觉得除了能体验农民生活、了解种粮知识外又能当作免费的健身运动,一举三得,那是相当的不错。

 


众筹卖米,是什么概念?

 

到底是什么样的众筹项目,居然一下子受到了都市人的认可?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众筹网上看到,这个项目名字十分特别——“呦呦鹿鸣,食野之稻——种不好地的工程师不是好地主”。据介绍,前半句选自《诗经·小雅》,突出他们种植水稻的绿色健康理念,后半句则是自我介绍、自我激励。

 

人们要想参与这个众筹项目,共有六种方式。第一种是无私支持,支持金额随机。其他几种方式,都是有偿支持,金额不等,获得的回报也不相同。

 

比如,有的人只要支持1元,一旦支持者满30人,将由众筹网抽出一名幸运用户,获得一公斤体验装的食野之稻五常大米。

 

如果支持36元,就可以获得1公斤体验装的食野之稻五常大米和一颗五常稻花香稻穗,同时获得绿色食品和一份乡愁符号。

 

如果支持1480元,每月将获得从产地直接寄来的5公斤30天内新鲜脱壳的五常大米,可持续供应10个月。

 

最高的是支持9800元,限额20人,认领东兴村一亩粮田,在田里插上认领标记牌,享有这块田里每年产出的500斤稻米,并另外获赠200斤五常大米。认领者既可以自己享用,也可以作为礼品发放,基地将按要求在包装上标上客户自己的定制LOGO。

 

如果仅从花钱买大米的角度来计算,认购者获得五常大米所支付的价格在每500克14元—18元,比市场上购得的五常大米也贵不了多少。更何况,这种模式背后还有“古法种植”、“全程可监控”、“东北产地新鲜直供”、“正宗的五常大米”等概念所带来的增值效应,以及私人订制礼品的服务等。这么看来,只要理念获得认可,认购者似乎获得的是“超值回报”。

 

王健告诉记者,160多位认筹者中,尝鲜的人占了大多数,他们大多支持了36元、148元不等,共有123人;不过,支持9800元竟也有9人,他们想要获得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些客户不少是他在上海的朋友和客户,基于对王健的信任和优质大米的渴望,他们掏出几千块钱来参与这个众筹项目。

 

“我发现,如今消费者对有些企业的信任度正在降低,相反,对个人品牌的信任度却在悄然上升。比如相机售后服务,个人或个体的维修售卖,有时甚至比企业服务更加周到,因此很受客户信任和依赖。现在,很多人喜欢通过微信等方式向烘焙达人私人订制蛋糕,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个道理。”王健说,因为朋友们信任他,所以才买他们种植的大米,他因此会更加爱护自己的个人信誉。

 

他透露说,因为直供的五常大米确实好,吃过的朋友和客户都说喜欢,所以,大米现在竟成了他相机销售业务中的一个“小帮手”。

 

在田里忙完了一天,和乡亲们围坐在一起,喝喝自家酿的老酒、聊聊天,一天的疲倦烟消云散。

 


 

古法种植,工程师的新生活

 

翁叟荷锄斜阳间,

舍棚长卧枕月眠。

田披冬雪梅添趣,

园沐夏雨蛙戏莲。

米粟秋实金漫地,

芝兰春颖香溢园。

当厅煮酒待故友,

笑醉禾风一百年。

 

这首题为《田舍翁》的田园诗作者,便是王健的同学兼合伙人——王树全。他出生在安徽六安的农村,对土地不但有感情,而且很熟悉,擅长干农活,这些年来虽一直在外工作,但时常会回老家待一阵子,过过农村慢节奏的生活。

 

王树全平日酷爱读书,经常写诗,一直向往古人恬淡闲适的生活状态。自2001年从机电工程专业毕业后,他一直在常州的灯具行业做工程师,曾做到过公司技术副总的位置。但后来,他还是觉得自己“少无适韵,性本爱丘山”,于是在2014年下定决心辞职,终选择了“教子孙两条正路,惟读惟耕”的生活。

 

机缘巧合,他来到黑龙江五常市,成了一位农民。“我跟五常这个地方很有缘分,初次尝到五常大米便觉得特别好吃。而妻子也一直调侃我骨子里就是个农民。那我就做个好农民,找一块好地,种一斛好米,煮一碗好饭。”王树全说。

 

王树全做工程师的时候经常出差,十几年里走南闯北结交了不少朋友。有几个特别铁的东北朋友,会时不时给他寄些当地农产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五常的孙福彬大哥,他寄来的大米吃起来特别香。

 

而五常龙凤山的生态和风景,也是吸引他过去的一个重要原因。作为全国有名的稻米之乡,相比于其它地方,这里在地理位置、土壤、气候、水源等方面条件十分优良,除了肥沃的黑土地,水质甚至达到国家一级饮用矿泉水标准。在技术条件上,有着“南袁北田”之称的水稻专家田永太,就是在这里培育出了具有“粳稻之王”美誉的稻花香水稻。

 

于是,2014年6月,王树全在龙凤山水库下游十五公里处的龙凤山乡东兴村租种了几十亩地种水稻。

 

包好田地后,王树全便找上了老朋友、当地有名的种稻高手孙福彬,向他学习取经。最终,两人达成了共识:给自家人吃,就要用老祖宗传下来的方法种地,既好吃又放心。

 

“这种老祖宗传下来的法子,也叫古法种植,要在选种、育苗、插秧、施肥、除草等方面亲管亲为。到了秋收,别的人家为了抢新米上市已经用收割机开割了,我们却要算日子,必须要到秋分那一天才让开镰。”王树全介绍说,他们一镰一镰就着稻秆底部把水稻割下来,再把割下来的水稻打成捆,稻穗朝上放在田里晾晒十几天,让稻谷自然风干降低含水量的同时,还能再多吸收稻秆营养十几天。

 

说到这里,王树全自豪地道:“我们选用稻花香原种,采用传统方法种地,按节气播种、收割,自然脱水……正是坚持这些种植法,我们的稻田还被中储粮作为了指定收购基地。”

 

因为打响了名气,今年开春后,村上几个邻居找到了王树全,希望能加入他的行列,按古法要求种稻。于是,王树全成立了五常众金专业水稻种植合作社,如今已经有20多户农民加入他们的古法种植组织,辐射规模一下子扩大到了3000亩。

 

10月15、16日的两天双休日,王健把儿子也带到田里,一起帮着干农活,觉得这对孩子是很好的实践活动,反正好处太多了,以后会经常带他去。

 


新探索,在城乡之间建立更好连接

 

“我已经联系好了学校,等年底孩子一来,明年就能去上学。”打开局面以后,王树全还准备将妻子和孩子接过去,好好在东北扎根、生活。

 

他说,家人都支持他在这里生活、创业,而五常这里也有不少热情的亲戚和好友,经过两年时间,他已经完全适应、喜欢上五常这个地方了。平时,干完农活后,他就跟朋友一起喝酒聊天,闲暇时间看看书,特别满足。“我在这里建了一个小小的驿站,不但能把好米送给朋友及其家人,还认识了很多农民兄弟,大家相处的很开心。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

 

而王健介绍说,现在,市场卖五常稻花香大米的很多,但种田的和卖米的分开,管种不管卖,五常大米市场乱相很多,真假难辨。农户的劳动成果得不到尊重,而消费者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使得古法种田的农户逐年减少,五常稻花香大米的品质也逐年下降。供需之间信任缺失,导致了五常大米的尴尬。

 

“这个时候,上海刚刚降温,黑龙江已经下雪了,稻子却才刚刚收上来,农民们只能脚踩在雪里继续农作。他们太苦了,我们希望让亲朋吃到好米的同时,也能让当地农民获得好的回报!”王健说,现在,他们三位合伙人各司其职,王树全负责生产,在上海的王健、姚曙光分别负责平台推广和线上技术维护。据说,为了帮助客户更好的分辨,三人还开发了品牌防伪标识。

 

他们希望,组建合作社之后,能够做大自己的销售平台。合作社负责管理指导农户,让他们按照古法来种植,监控粮食质量;而农民采用古法生产粮食,可以多一层附加价值,再通过直供的销售平台,减少流通的环节,一多一少之间,农民自然就可以增收了。

 

据透露,现在与他们合作的当地农户,每亩地收入起码要比以前多五六百元,户均年收入已经可以达到8到10万元。

 

几位都市年轻人尝试种粮卖粮,不仅自己获得了想要的生活体验,也给农民和市民带来了更好地回报。

 

王健告诉记者,东北是个大宝库,漫山遍野都是猴头蘑、榛蘑、黑木耳、松子、山野菜这些好东西。如果发展的顺利,他们还会从大米向其它农副产品延伸,甚至推出农家乐的模式,让客户亲自到东北基地看稻田、体验生活,在城乡之间建立起更多更好的连接。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内文图片:受访者 提供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