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吴语·方言”展现海派艺术的“腔调”

2019/10/20 0:39:28

“吴语·方言”展现海派艺术的“腔调”

 

吴侬软语、伶牙俐齿、洋腔洋调,上海话在本地吴语基础上,巧妙地融合了开埠后各地移民的语言风格,形成了独特的语言风格。海派艺术也同上海方言一样,有着海纳百川、聪慧机敏的特质。“吴语·方言——上海艺术家作品邀请展”日前在中华艺术宫拉开帷幕,展览以上海话的特征定调,展出70余位上海籍和目前居住上海的艺术家的300余件艺术作品,试图从软糯的吴语方言中窥见海派艺术的瑰丽。

 

施慧《FAN》系列 60x80cm 2002年

 

上海话是在本地吴语基础上,融合了开埠后各地移民的语言形成的一支新型吴语。它的词汇、音调和语法,都与北方语系的普通话有很大差别,是上海人思维方式、生活习惯、精神面貌的体现。

 

蒋铁骊《影子》青铜 2007年 高48厘米

 

在策展人李向阳看来,上海话是一种真正融汇了古今中外的南腔北调,这与上海的艺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和早年舶来的各种现代艺术样式一样,这里不仅诞生了国内第一个体制内的“海平线”、“双年展”、“艺博会”,还催生了抽象、水墨、材料、观念、装置、影像等各类艺术形态的发生发展。

 

姜建忠《两个视点》布面油画140x110cm,2015年

 

上海话的另一个表征是伶牙俐齿,具体表现为较快的语速和遣词造句上的趋时务新。李向阳介绍,伶牙俐齿好比艺术风格上的“低吟浅唱”,这是由客观条件决定的。“上海的艺术家始终面临着‘洋为中用’和‘古为今用’的双重考验,他们做出任何一种选择,都有可能不‘东’不‘西’。并且,挡不住各种观念、技法的诱惑,玩玩材料,换换语言,期待会有意外的收获。”

 

洪健《春水向东•苏河NO.1》 纸本水墨

 

可以说,上海艺术家的作品,无论尺幅大小、题材高低,也无论抽象、写实、极简、极多,心思之缜密、制作之精细,几近洁癖。李向阳说:“有一种从旧上海这个里那个坊过来的俗称‘老克勒’的人,对上海话的变异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这种流行在坊间里弄的“洋腔洋调”足以代表上海话的另一个特征,这样的“洋腔洋调”也造就了上海艺术家的“气质”。他们大多过着程度不同的“自娱自乐”的生活,崇尚经典,也讨论时尚,关注作品,更尊重自己的内心。

 

张培成《地下铁》 154X167CM 纸本

 

“上海话”的这些特点也体现在此次展览的作品中。胡介鸣的《风中的城市》使用新兴的影像艺术的形式,这样的作品搬到以展览架上绘画为主的中华艺术宫来,也是个不小的挑战。韩子健的《马远之水——沙之书》设计大胆新颖,用沙子粘出了固体的海浪形状,从中能感受出艺术家的执着和韧劲。王建国用紫檀雕刻的“茄子”几可乱真,充满生活情趣。杜海军的《矩形人生》则画出城市真实独特的景象。张正刚《16空间之一、二》里雪白的人体绘画流露出某种“洁癖”,何曦的《谁在那里歌唱》、洪健《春水向东•苏河NO.1》等水墨画则体现出北方画家难以达到的“精致”。

 

何曦 谁在那里歌唱(一) 纸本水墨 93×125cm 2014

 

画家王劼音觉得,上海的美术界很特殊。“上海的画家很独立,每个人专注于做自己的事情,美术界更像是沙龙。沙龙中没有老大,在会客厅里,大家可以来,也可以不来,很松散,很自由。”在他看来,画家们静得下心来创作是上海的优势,但太安逸舒服,有时候会缺少危机感。“好在,现在有很多外地画家来到上海,给这种舒服的状态带来一些冲击,重新激发活力。”此次参展艺术家有些是漂来上海的海派新人,有些是漂去外地的老上海,但他们的艺术无不带着上海的印迹。

 

李向阳认为,上海的艺术家在个人创作中始终秉持“独立精神、独创风格、独特技法”,形成了所谓“海派无派”的开放格局。“海派无派,他们心中有偶像,却不崇拜权威。他们希望得到承认,但不会轻易改变自己。”这是李向阳眼中的海派艺术,“这里没有圈子,没有群体,回头再琢磨一下贡布里希的那句‘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或许能悟到艺术的真谛。”

 

吴语·方言——上海艺术家作品邀请展

时间:2016年5月20日至2016年12月20日

地点:中华艺术宫41米层

 

题图说明:杜海军《矩形人生》200x160cm 2013年

图片由中华艺术宫提供  图片编辑:周寅杰 编辑邮箱:ljnjf@163.com